? 毯子-bet36体育娱乐官网_足球赔率bet36_bet36花园 bet36体育娱乐官网_足球赔率bet36_bet36

bet36体育娱乐官网_足球赔率bet36_bet36花园

毯子

住家野狼2016-9-20 22:26:40Ctrl+D 收藏本站

????居然连内衣都有。

????昨天衣服被聂唯阳扯坏,今天要出门,他打开衣柜指着好几件挂在那里的衣服让我挑,呃,这也没什么了,只是没想到连我的内衣裤他都有准备,而且,居然还正合适。心里觉得温暖,又有点坏心眼地想,不知道聂唯阳去买这些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从浴室出来,擦干水珠,准备换上衣服。床铺都已经收拾整洁,我的衣服整齐摆在床边。聂唯阳真的有小小洁癖,我微笑,忍不住开始幻想,若以后我们结婚,他会不会每天这样整理我们的床?

????呵!结婚!我微微吃惊,继而又觉得脸上热起来。

????“这是什么?”聂唯阳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来,他的手指轻触我背上某处。

????我吓一跳,定定神才想起来,是那条划痕,洗澡的时候从镜子里看见,红红的一条,幸好没有破皮。

????我转过身,看到他已经穿戴整齐,我戳戳他的X口:“还不是拜你所赐。”

????他的眉头蹙起来:“我弄的?我不记得刚才我抓过你这里。”

????“不是刚才。”我瞪他,“昨天。”

????又指指嘴唇上的口子:“还有这里。”

????他沉默了,眼眸里划过复杂的神色,他轻触我的唇,小心翼翼,仿佛它们一碰就碎:“苏苏,我……”

????他那混合了惊讶,愧疚以及不安的眼神和他那小心翼翼的碰触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疼。

????我伸手勾住他的脖颈,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我知道当时你很生气,我也有责任,我不怪你,更不会因为这个离开你,但是,你要记得,能打动我的只有你,让我想亲吻的也只有你,你得学会相信我。”

????他看着我,眼眸里异彩流转,然后柔和地微笑起来,他捧起我的脸,轻吻我的额头,说:“好。”

????Ok,聂唯阳驯养计划第一步,尝试沟通,进展顺利。

????聂唯阳下午要去学校赶他的课程,我无事可做,索X跟他一起去。

????“学院远不远?”我问他,“走路去要多久?”

????“30分钟吧,但是很冷,我们还是开车去。”他拿起车钥匙。

????“走路去好不好?”我拉住他胳膊。

????他微皱眉:“你会冻坏。”

????“不会,我穿得很厚,而且,”我笑眯眯地看着他:“我想跟你一起散步啊!”

????这句话很有效。于是,现在我们走在布鲁塞尔冬季的街道上。

????我现在,似乎越来越了解跟聂唯阳的相处之道呢。

????午后的阳光明亮,但是气温仍然很低,行人的口鼻边都有团团的白气,道行树光秃秃地立着,叶子几乎已经落光,偶尔还会有一片两片飘落下来。

????我走在聂唯阳身边,低头看自己驼色的小皮靴一下一下踩在还有水渍的碎砖路上,从眼角打量他因为手C在大衣口袋里而微微弯曲的手臂。他黑色的雪兰呢大衣平展挺括,使得他连胳膊弯曲的线条都很好看,好看到——让我想把手挽到他的臂弯里去。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从来也没有过跟异X一起走在街上的经验,现在叫我主动去挽他的胳膊,真的莫名紧张。又偷偷瞄他的胳膊一眼,呜,真的好想好想。

????我MM鼻子,吸口气,恩,床都上了,该看的都看了该做的都做了,还在这里扭扭捏捏未免贻笑大方,好,来,上吧!

????我伸出手去,做出轻松随意的样子把手伸向他臂弯里去。

????他却在此时抬起胳膊来,往我的肩上搂去。

????两个人的手在空中相碰,我看着他,在他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情绪,想必他也看懂了我的,因为他也忍不住微笑起来,然后他拿起我的手,一起放进他的大衣口袋里去。

????他的手,很温暖。

????我用另一只手MM鼻子,又M一下,终于还是“噗哧”笑出来,妈的,这这这,太纯情了吧?

????“怎么?”他问。

????我笑:“我在想我们,似乎每次在一起都是在床上,结果到了现在,什么都做了,却连最普通的约会散步都没有过呢。嗯,这样子,真有点恋爱的感觉了啊。”

????他挑起眉,侧头看着我。

????我耸耸肩,对他伸伸舌头:“好吧,我承认,我有点紧张,这样子跟你走在外边,好像一种宣告,一种证明或者说一种仪式什么的,跟我们私下在一起的感觉不一样,更像一般意义上的……”

????他停下脚步,轻轻叹口气,然后用另一只手托起我的下巴,俯身吻下来,我的喋喋不休被打断,脸颊微微热起来。

????他离开我的唇,用手指轻轻刮我的脸,微笑:“小东西,你喜欢,我们也可以经常出来,虽然我觉得在床上没什么不好。”

????我白他一眼,唉,男人。

????我以为会跟他到琴房之类的地方,没想到却来了图书馆。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搬了高高一叠厚厚法文原文书在桌子上,我说:“我以为你的课程就是唱唱歌弹弹琴写写曲子什么的。”

????“嗯,这是戏剧文学研究。要成为优秀的声乐家,必须对戏剧艺术有深刻的理解,这门研究课是必须的。”他一边慢条斯理地解释,一边打开笔记本,“寒假结束前我要把这门课程结束掉。”

????我把头搁在交叠在桌面上的胳膊上,侧脸看着他。

????他开始专注地翻阅资料敲打键盘,修长的十指轻捷地跳跃。阳光从高高的哥特式花窗洒进来,给他的黑发和肌肤上笼上淡淡金辉, 我直直地看着他,竟移不开目光。

????他忽然停下来,叹了一口气。

????我眨眨眼,他已经俯身过来,结结实实吻上来。

????“被你这样看着我什么也做不了,让你过来真是错误的决定。”他低低叹息,“小野猫,我们回去吧。”

????我失笑,拍开他乱M的手:“小心你纵欲过度,J尽人亡。我去那边翻翻书,你自己忙吧。”

????对他的影响力令我的女X虚荣心小小地满足,我在书架间随便翻看书本,忍不住地微笑。

????转了两圈,我又朝聂唯阳坐的地方看过去,咦?我眨眨眼睛,再看,没看错,在聂唯阳身边,我坐过的位子上,坐着一个酒红色卷发高鼻深目的漂亮女孩。

????X口有奇怪的感觉。我不会吃醋,当然不会,聂唯阳的状况我很了解,况且他没撵人,不也说明她对他没有影响力么?

????那么,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是为什么?

????恩,就好像你家里有一张漂亮的毯子,平常都是你在坐,但是突然有一天有人跑过来,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你的毯子上——Ok,我知道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可它就是这么回事——你当然知道那毯子还是你的,它不会站起来跟那个人跑掉,但是你就是会不舒服。

????忽然同情聂唯阳,他原来甚至不知道我这张毯子会不会站起来跟人跑掉。

评论列表: